YISI ART EXHIBITION
Aug. 28 - Oct. 9, 2011

宁宁的艺术之路和马达思班的成长同步,我、马清运、卜冰等和宁宁的母亲俞瑜女士曾为公司建立初期的战友,我们自然视宁宁为马达思班的女儿。出自名门又受建筑和艺术的熏陶,宁宁从小就有对美好事物的敏感度、创造力和独立思考的能力,以及同龄女孩中难得的机智和幽默,这都可以从她这次展览的作品中感受到,她的视野深度、胸怀、艺术方式甚至超越了很多成人艺术家。我和宁宁关系太近,不能说她才华横溢之类的赞美之辞,我只能说她很幸运,有着恰当的家庭,在恰当的年龄,到了恰当的地方,遇到了很多恰当的人,也做了最恰当的事,除了环境之外,更应该归功于她自己的天分努力和坚持。她很好学,成绩优异,但她并不满足这些,她知道书本上的都只是结论,在了解不同文化的同时,更应该去体验过程,触摸文化里实实在在的质地,她去加拿大当义工,去欧洲参观展览,到建筑事务所实习,直到亲自办一个为展览空间量身定做的展览。

与其说为宁宁策展,不如说是宁宁的展览计划里早已预设了我这个业余策展人的角色,这是一个“小孩”为大人们精心策划的游戏,在漫不经心,不知不觉中,你会突然发现之前在大家为这个小女孩悉心安排的城堡里,只留下她过去十年的影子,如今小女孩已经用艺术的方式,用大人们惊喜的方式在一个与她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 “托儿所”跨进了属于她自己的自由世界,她用一场轻松的聚会,一场视觉和经验的盛宴,一场仪式感极强的成人礼。出身北京,17岁以前,宁宁在先在北京及宁波读小学,再到太平洋彼岸的温哥华读中学,这都是一种被动的接受,也让她积累了宝贵的人生经验,感受到了中国南北文化及世界东西文化的差异和共通,熟练掌握了家乡话、中文、英语、法语,今天,他即将进入大学,全力朝自己的梦想哈佛耶鲁迈进,在举杯祝贺她用一个特别的展览圆满结束高中生活的同时,更期待她在不远的将来跨出华丽的龙门之跃。

最后我们抛开宁宁的年龄和单个作品,回到展览本身,可以说红星托儿所的展览空间和过程本来也是宁宁作品的组成部分,她拒绝再当“小孩”,但选了“托儿所”做展场。这次的展览宁宁用她高中时代感兴趣和一直研究的“镜子”做为主题,创作了八个装置作品。其中“小兔美术馆”、“另一个空间”、“流浪的镜子”与她的成长和对艺术认识有关;“马达天梯”、“青黄”、“艳遇”则是她用自己的思考结合马达思班的空间建筑所创作,通过这些机智、轻松又有想法的作品,我看到这个小女孩的渐渐成熟和内心丰富的创造力。宁宁谦逊地把作品藏在马达思班的各个角落,在向前辈马清运致敬的同时,不忘幽默的调侃,解构大师筑起的权威高墙,在这个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时代,每个人也能做一次大师。

作品“青黄”中,她在房子的竹板上面插上新鲜竹子,给大师的建筑开个玩笑;在玩笑的同时,她对作品和展览的学术意义考虑也很多,在作品的呈现时又放心的邀请母亲和马达思班的年轻人参与制作,甚至是门卫和清洁工;她不再听母亲的指指点点,但她邀请母亲来参与;她既是艺术家,希望与策展人和学术主持互动,同时她又是策划人,邀请了她的音乐家朋友为她的作品专门创作一段音乐。这一切都源于她的中学毕业论文,关于“镜子”和“反射”的思考,凡事都看到对应的两面,材料、作品、工作人员、作者自己、观众、活动场所等所有的东西都被宁宁眼中的镜子纳入脑中的“万花筒”,呈现给大家的将是一个色彩缤纷的世界。我们平常看惯了太多“大人”的展览,对作品的好坏评判已经根深蒂固,但到底什么是好作品?我认为,有意思,能感动自己,还能感动别人的就是好作品。宁宁的作品展是她个人的里程碑,是一个结果,也是一个开始,更是一个感动人的过程。